lucid

吃腐但不会产
堆图的地方

独宠骨喰哦
超级缓慢的更新(接稿停更)
有婶设,婶婶名:寂以
励志想产糖却满脑子刀子

目标:……来治治这个拖延症没药救的咸鱼……
新的一年我才能勤快的截稿就万事大吉了……

手入与骨喰藤四郎

当时超丧深井冰还失眠的状态下被云的甜饼治愈了呜哇,超级感谢云天使呜呜呜

然后今天一块把甜饼扩写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骨喰藤四郎发觉,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审神者会比平日里更容易炸毛一点,因为她总是会在那几天一改心慈手软的模样,毫不留情地揪住鲶尾藤四郎的呆毛。


骨喰藤四郎不明白,他怔怔地望着远处审神者同样炸起的呆毛,伴随着自家兄弟凄厉的叫声,歪了歪脑袋,“……是发生了什么吗?”


坐在一旁的黑发短刀顺着骨喰藤四郎的目光瞧了瞧,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大将大概是在生理期吧。”


然后,骨喰藤四郎突然被拖去科普了一堆女性生理期相关的事情。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结束后,Dr.药研藤四郎再次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骨喰尼,明白了吗?”


完全没有听懂。


骨喰藤四郎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约等号:


“每个月要流几天血 ≈ 每个月出阵受几次伤”


然后骨喰藤四郎面无表情(无比认真)地回答道,“我明白了。”


骨喰藤四郎想,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大概。于是他找到了蜷在工作台上缩成一团的审神者。


于是,不顾审神者一脸吃惊(欲拒还迎)的挣扎,159cm的骨喰藤四郎当机立断,抱起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审神者去了手入室,将审神者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手入台上。然后,他学着她为自己手入时细腻而温柔的动作,有条不紊地揉了揉她柔顺的长发,摸了摸她通红的脸蛋,最后轻柔地抚上了她的肚子。


“你受伤了,我来为你手入。”


他面沉如水地说道,好像这是一件再应该不过的事情。可是他不明白,为何审神者一愣后哈哈哈地笑出了声。


审神者有些惨白的脸浮起了红晕,眼神因为局促而有些飘忽,最后轻握住他的手,柔声说道,“骨喰,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恢复得更快哦。”


“什么?”


“能说一遍你出门修行前,出阵时的口头禅吗?”


骨喰藤四郎歪了歪脑袋,“斬りだ?”


审神者摇了摇头。


骨喰藤四郎眉头微蹙,“突きだ?”


审神者望着他的眼睛住满了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


“突きだ。”


“嗯!再来一遍!”


“突きだ。”


“再来一遍!”


“突きだ。”


“噗哈哈哈。”审神者开心地笑了,不知不觉本来微凉的手也在他的掌心中温暖了起来。


骨喰藤四郎终于明白了。他唇畔扬起一抹浅笑,用了审神者当初帮他逃离梦魇的法子,将她紧紧地拥在了怀里。


“好きだ。”


鲶尾藤四郎发觉,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审神者揪他的呆毛揪得更欢快了,心想着过不了几年他可能就得荣登本丸首位秃顶男士的宝座。


“不会啦,就是强迫症我看着高高竖起的呆毛过于违和,仅仅是这样哦。”这次手握呆毛(命运)的审神者朗朗笑着解释道。


“其实一直以来真的感谢你了。”


头上突然压感消失。


“哎哎?今天主殿你??不揪啦??”


END


————————


某晚哄 @lucid 的睡前故事


该版本为两人共同丰富而成,望诸君笑纳。

(后面开始逐渐画风崩坏)
求长义妈轻打
人生第一次画颜艺献给了本科
足以表明我对他爱得深沉(想欺负!(被拖走

感谢姽婳小姐姐绘画过程中的帮助!
以及本科真的,兼具王子气质和沙雕气息,以至于现在,粮如排山倒海般向婶婶袭来。

29日了摸个头像大小的图……
(其实画成这样并不适合当头像感觉)
光影自己乱糊的 :-I
有用到ps的笔刷

骨喰粘土人是什么可爱爆炸的玩意,爱了

我永远爱姽婳小姐姐(笔芯

姽嫿君:

给 @lucid 的小甜饼摸鱼

大概是现pa的某个黄昏。
有婶,是个深蓝侧扎头发的傻孩子。

讲个鬼故事,
国庆假要没了/狗头。

【骨喰婶】十号台风 R

大概是这神奇的过程……

起因只是某个被山竹台风困在高楼的婶婶无聊看雨然后突然被挚爱的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突然投喂。(然后两个新手就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学车开车之路。文章是两个人一块写的,石墨是云小姐姐开的。

————————————————

审神者并不讨厌台风。

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有些喜欢的。名为“山竹”的十号风球就像是拥有“强制放假”能力的炽天使,虽然脾气火爆了一点,但总归还是拯救了工作繁忙的她,得以偷得几日闲暇。

十号风球来袭的时候,世界是以窗户为界而割裂开来的。窗外狂风呼啸,暴雨倾盆;而窗内一片祥和,静默如常。这样的分裂是她所喜欢的,那未曾间断的暴雨带走连日的燥热让室温逐渐变得空灵冰凉……她捧着一杯热可可坐在窗台边,望着模糊不清的、往日熟悉的景象皆被瓢泼的雨覆盖,用手试图接住玻璃上如雨帘般快速滑落的水珠。逐渐心情也如这飘忽不定的世界一般隐隐感到寂寞,恍若她并不属于这里的此间此刻。狂风暴雨的人间不欢迎她,万籁俱寂的过去也忘记了她。

回过神来,因冷气冰凉的手指已经在浮起薄雾的玻璃上写下了他的姓名。

“骨喰藤四郎”

说实话,这不是一个温柔的名字。若是单纯的顾名思义,甚至或许会让人感到一股森森的寒意。可就是这个名字,偏偏属于她所深爱的那个温柔的银发少年。然而这样的反差却是她所钟意的,就像她爱他清冷如千山雪的模样,也爱他沉沦于爱河时眼里流泻的欲望。

“骨喰的淡漠是属于众生的,但骨喰的热情是只属于我的。”

这一认知,无论多少次意识到,她还是会如同初次知晓时一般,面颊红得发烫。

恣意的台风把天空洗條得惨白,继而也让人心变得阴晴不定。潮湿的空气里藏有几分暧昧,让压抑的渴望在黯淡的房间里逐渐膨胀。审神者没有开灯,她故意把自己藏在窗帘所遮蔽的阴影里,仿佛这样就可以藏匿自己内心满溢的寂寞一般。

“嘎吱”的声音在单一的哗哗雨声中显得格外突兀。部屋的木门被缓缓拉开,走进来的少年有着一头柔软的银色短发与一双漂亮得宛如紫玉髓一般的眸子。

清冷的银发少年轻易地就识破了审神者的小把戏,捕捉到阴影里少女落寞的身影与她回眸微微讶异的眼神。他望见窗户上尚未晕开的自己的名字,心脏兀地像是被无形的纤手握紧了。原本毫无章法的落雨敲窗的嘀嗒声,在此刻听来忽如缠缠绵绵的邀请,滴滴答答地汇成了一涓细流,自左胸口流淌至全身的血脉里,细水如潮。

于是他徐徐走到她身边,轻柔地取走了她手中已经见底的马克杯,放在窗台一旁的玻璃桌上,发出“咔嗒”的清脆响声。

就着窗外凛冽的风声,他忽然回过身来,一言不发地抬起了她的下颌,给了她一个绵长而温柔的亲吻。他能够尝到她唇齿间残留的可可香,一种甜腻的感觉自舌尖蔓延开来,惊醒了他心底所禁锢的困兽。十号风球缓缓地迁徙过境,他的吻随着空气里不断上升的湿度而逐渐变了味,温柔的摩挲由着相依的唇舌而逐渐失了控。他不由自主地扶住她纤细的腰肢,开始品尝这一份雨幕下的甜美,就像是昔日每一个寂静而甘甜的夜晚一般。

“这样,可以杀死她的寂寞吗?”

骨喰在心底诘问道,却没有问出口,因为她热情的回应已是最好的答案。

屋外的呼啸的狂风依然没有停息,只是吹乱了入骨相思所酝酿的一池春水。

*
…………………………

后文戳下面↓

十号台风


新手开车表示见笑了,真心感谢每个人心心和蓝手!

(过程真的十分感谢云了,居然把别人人生第一篇车骗了过来luc何德何能呜呜呜(害羞//////捂脸)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一块填的问卷!
是云邀请我一块填的!带着我俩的发散性思维哈哈哈哈哈让大家见笑了!
(疯狂互夸的问卷海星,认识云真的是入坑的一大幸事!mua一口云!吹爆云owo!

迟了一个多月的极化贺图bushi
给云小姐姐的!被被握住的手是云哦哈哈哈哈!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认识小姐姐真的三生有幸!云她超好说话了,而且写的文笔巨细腻
能和大家一起见证被被的蜕变成长真的是件很好的事啊

(草稿两三天画完然后上色……上色上了一个月QwQ…………不过这图真的是我这个画渣的新挑战了,谢谢大家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