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d

吃腐但不会产
堆图的地方

独宠骨喰哦
会超级缓慢的更新
失踪人口
励志想产糖却满脑子刀子

【骨喰婶】日落日出

安详吃粮,orz,第一次被人写正剧,被人喜欢自家还没怎么出来溜达过的婶婶,可以说对我是个很大的鼓励,遇见云小姐姐是我入坑来最幸运的事情之一了,表白小姐姐!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欠 @lucid 已久的债,感谢她在我最黑暗的时刻一直的陪伴


*七夕节摸鱼的小甜饼


*BGM《日落日出》


*刀乙女全站目录




Chap.1 日落


——好的爱情,是你通过一个人看到整个星辰大海。




是夜,星点点,月团团。青蛙咕咚一声跳入池塘,惊起一片夏虫吟唱。夜雨过后的盛夏褪去了白日的炎热,空气里浮动着雨后青草的清香,审神者牵着骨喰来到屋顶,一人一刃并排坐着仰望星空。




彼时刚过了乞巧祭,骨喰很认真地用浅显易懂的语言为少女讲解着如何辨认星座。少女顺着他手指勾勒的方向望去,秀美微蹙,似是为自己贫乏的想象力懊恼,“骨喰,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些星星串起来怎么就是一只天鹰和一座天琴,也就北斗七星看起来真是把勺子。”




一番话惹得骨喰不禁“扑哧”笑出了声,他微微侧过头,凝望着少女眼中闪烁的星光,忽地就觉得有一股不知名的东西自心底升腾而起,甜得他宛若含了一颗金平糖。他想,比起漫天的星辰,他果然还是更喜欢少女灿若星辰的笑容。




他忆起自己刚刚具现的时候,总是与她保持距离。不是不曾幻想过彼此的未来,可他也执着于失去的过去。遗失了过往的本我,记忆里只残留着熊熊烈火,该如何回应她的亲近与触碰?他没有想通,所以他避而不见。谁知命运的手轻抚了彼此眼中的渚汐,他依稀记得自己某日路过马棚,遥遥望见少女轻柔而细心地替小云雀梳理鬃毛。她身上有一种纯净和无邪,几乎是令人仓皇失措地混合了温柔的成熟和孩子般的纯真,打动了他岑寂的心。




于是他也走上前去,默默地拿起平梳为鹿毛梳理鬃毛。那时,他不敢侧头看她,只好通过鹿毛明亮的双眸窥见到她惊喜的神情。




“马的眼睛真漂亮啊。”他口头上如是感慨着,心底却无关己愿地响起一个声音。




主人的眼睛真漂亮啊。




——“骨喰,所以银河两侧最明亮的那两颗星,就是牛郎星与织女星吗?”少女轻柔的嗓音将骨喰纷飞的神思拉了回来,他怔忡了一瞬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少女若有所失地凝眸遥望星空,眉宇间萦绕着一缕忧愁,“不被祝福的爱情,倾付漫长的相思去换一年一度的相守吗……”




骨喰没有接下她的话题,只是无声地牵起她的手,并与她十指相扣。




许是感知到恋人静谧的安慰,少女侧过头望向倾慕的银发少年,恢复了往昔明媚的笑靥,“说起来,日本的七夕节和中国的很不一样呢。”




“嗯?”骨喰犹自记得七月七日乞巧祭那天少女身着粉色浴衣的模样。那时的他心跳和气息都乱了节拍,只好傻傻地跟着她的身后,望着她窈窕的身姿在眼前摇晃。她拖着他做了许多颜色各异的带绳纸签,领着本丸的刀剑们在签上许愿,然后将一张张心意系在竹枝上。当短刀们徐徐将挂满祝愿的竹枝放进河流的时候,她忽然回过头在他面颊上偷偷啄了一下,甜蜜得令他晕眩,舍不得当日再洗脸。




“我们是过农历七月初七,而非新历七月七日。另外,因为牛郎与织女的爱情故事,所以他们鹊桥相会的这一天也成了天下有情人相会的日子。所以,中国的七夕节就是情人节哦。”少女微笑着解释着,描绘着记忆里七夕的盛况,“会有玫瑰和巧克力,满城都洋溢着甜蜜的气息。”




“原来如此。”安静的银发少年没有多言,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将少女揽入怀中。




Chap.2 日出


——知道我为何那么喜欢阳光?因为我爱阳光底下的他。




当天际泛起黎明的微光,又到了每日的工作时间。




维护历史的工作是沉重而忙碌的,尤其是特殊历史时期的战役打响的时候,审神者勤务桌上的文书总是堆积如山,而身为第一部队队长的骨喰则领兵奔波于各大战场,相处的时间被繁重的任务压榨到所剩无几。




所幸的是,自从确认恋爱关系以后,骨喰无论白日里如何繁忙,都会借故与审神者见上一面。不约自来,一个吻就离开。或许仓促,或许匆忙,但这样日常里的小确幸,总是让少女感动不已。




比如此刻,疲倦了半日,挤出战场交替一分钟的喘息而获得的拥抱。




埋首于银发少年的肩窝,少女总是会回忆起骨喰尚未出门修行前的模样。那时的少年清冷而疏远,拒绝她的亲近与触碰,让她好长一段时间以为,历史尘埃下丢失的记忆禁锢了少年的心灵。而她区区一介人类,怎可能与时间的洪流相抗衡,又怎可能去治愈百年遗留的伤痕。所以她破罐子破摔地把他那句“别管我”当了真,虽然心被刺得隐隐作痛,但也未曾想过去改变。




直到骨喰初次负伤的那天,她匆匆赶到他的身边,只见胁差少年低垂着眼眸,原本柔软的银发沾染上猩红的血液,手臂与双腿被利刃划出几道清晰可怖的伤口,顿时眼眶就浮起一层濛濛的水雾,“骨喰,对不起……”




本来并未期待得到他的回应,不料银发少年突然开口,清朗的嗓音宛如流淌于山间的潺潺泉水,“若是伤势严重到令您挂念,那就请为我修理吧。”




于是她抹去眼角的泪花,轻咬着下唇,牵起他的手就往手入室行去。那是骨喰第一次没有拒绝她的触碰,虽然与他当时的伤势有关,但已给予她足够的勇气去尝试走进他的内心。她想赌一把,赌上所有的温柔是否可以换他一个笑容。




后来某一天,骨喰告诉她曾经拒绝的理由,“你的温柔,让我感到很痛……痛,会让我隐约回想起过去。不过现在不同了——”胁差少年白皙的面颊倏地就浮上一层浅淡的粉红色,“马被摸就会觉得高兴。就像我一样。”




如此回答,令她禁不住笑出了声。




——“在想什么?这样开心。”胁差少年用一记落在眉心的浅吻唤回了少女神游的思绪。




少女端详着骨喰被阳光亲吻的秀美容颜,眼中流泻出无尽的绵绵情意。




“在想你呀。”




Chap.3 七夕


——我手上的爱情线、生命线和事业线,都是你的名字拼成的。




在日本七夕祭过去一月又一旬后的农历七夕当日,少女伫立在部屋门口,怔怔地望着廊外庭院中央手捧玫瑰花束的银发少年,脑海倏地只余下一片静白。




骨喰徐徐向她走来,唇畔牵起一抹温柔浅笑,澄澈的紫色湖泊漾起缱绻的微澜之后,完整地映出少女娇羞的面庞,“主,七夕情人节快乐。”




“骨喰……”少女的嗓音轻微地颤动着,呢喃着恋人的姓名。她愣怔着接过银发少年递来的爱慕之花,心海里涌动的潮汐化作晨曦下的一掬清泪。




她一直以为,她喜欢他是寂静的。她总是在他的沉默中安静无声,并且借着他的沉默与他说话。他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他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然而此时此刻,他流转的眼波宛如被微风吹皱的一池春水,火红的热情犹如绚烂的夏花,令她怦然心动。骨喰藤四郎的眼里全是她一人,而她会沉醉不知归路。




彼时,初晨的阳光透过梧桐树叶的罅隙洒下点点光斑,笼罩着在树下相拥而吻的一人一刃。流动的光影随着清风轻轻地摇曳,枝头的喜鹊唱起幸福的歌谣。




当墨一般的夜幕铺满天空,当点点流萤在草丛间盘旋起舞,骨喰牵着少女再一次来到屋顶,相依相偎地仰望着满天星河。




“骨喰,银河如此宽广,牛郎和织女真的可以鹊桥相会吗?”少女出神地凝望着银河两侧明亮的双星,轻柔的喃喃低语带着点醉人的鼻音。




“不知道。”银发少年一面诚实地回答,一面不经意地往少女嘴里塞了一颗巧克力,“不过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银河前,阳光下,无论日落日出都要伴你左右。




约定好了。




END


————————


感谢小天使看到这里,为你们比心心。


在LOF阅读量骤减的日子里,感恩你们的每一次小心心与小蓝手。


当然,更加盼望你们的回复,每一条评论都是天使的话语。


最后,希望lucid喜欢>///<

今天是审神者一周年呢,远征放假不出战呆本丸内番……呃这个你们还是得做,哼唧

虽然说是一周年贺图其实是和婶婶浴衣一起去夏日祭……另外还有婶婶的单图(卡上色ing……后面几天会补的。
眼睛里映照的是紫色的烟火……但是很不明显就是了……

怎么说还是挺开心的,想想一年前那个一脸懵逼玩本丸的自己傻傻的可爱极了,然后遇上了骨喰藤四郎,怎么想都是那个刚刚玩的自己无法想象的事情。此时此刻很安心今后能够继续有他陪伴。
   ——备前国的117级审神者,不是很能肝,也没有全刀帐什么的,挺普通的一个本丸。

图也是参加乙女群夏日祭活动的产物,群里大佬多balabala稍微安利安利一下,群名在tag。

感谢嘉年的水彩画啊啊啊啊啊啊!嘉年的画风超级可爱有木有,看到画水彩真的倍感亲切!
结婚照什么的(脸红……明明是泳衣paly啊啊!

(有谁记得我一开始更图都是水彩的喵)拍飞)醒醒现在你的水彩快发毛了qwq

嘉年🌸:

是   @lucid 家的寂以和骨头!是结婚照没错了,依旧泳装pa,手拉手的动作来自亲妈!
luc小姐姐超可爱的www
因为不会画背景,就...随便糊了个沙滩......(摸良心)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祝凪生日快乐! @凪Nagi_励志成为大触

刚刚入坑的时候碰到的老司机(划掉)从你那里得到了蛮多 #%??珍贵素材(咳咳咳(划掉划掉

画的是凪家婶婶和鲶尾ojbk

真是感谢啦www,遇到你蛮开心的,希望你能活的好好的揉揉揉

:“晚安………”






次日醒来的她似乎依稀
记起有谁在她临睡前道了句什么……

在深圳看完悲传回来了,可能做好被虐的心情做得太足了,在场完全没有被虐哭(开场时还在想忘带纸巾了怎么破哈哈哈哈)
然后在看完后慢慢的感觉难受,像是一把钝刀插心脏,慢慢疼那种。最后被超好心的同事分享了自己没有看到的talk会内容,稍微被治愈了哈哈哈哈然后现在,

我很满足,喜欢骨喰的同好请务必期待!墙裂安利你们去看!(暗示买碟)
这里骨喰是我心目中的骨喰了,很完美,剧本很好,演员也真的很尽心尽力去表演了。角色的位置表演地恰到好处又非常必要。每次出场的bgm清冷而又安静一秒就知道是他过来了。
看看绝对会对骨喰这个角色会有更深的了解的。至少对于我来说,对这个角色拿捏有了更深的了解,更加喜欢了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奶下一部还有骨喰!!!!而且还要和爷爷同台,还有他xxx(防剧透被捂嘴)最后还能看到鲶尾互动(喂,这么多要求就不怕奶死吗)

还有感谢今天面基的小姐姐们,遇到的同事们,你们都超级可爱的!

【骨喰婶】入骨相思知不知

给你们安利一个文手小姐姐www
给她比心❤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献给小天使lucid  @lucid 


*花环梗感谢亲爱的阿絮的脑洞  @未絮 


*一个关于思念落地生根的故事


 


Chap.1


每一次想你,就写下一笔


想你五次,就是一个正字


谁知晓,无意间筑起了城墙


——审神者


 


那是骨喰出门修行三月后的某个午后。一片澄澈瓦蓝的天空徘徊着几重浮云,温煦的阳光渗过翻卷的云层流泻出金色的光泽,洇染上独属于云卷云舒的诗情画意。


 


欣喜的是,云中有寄锦书来。


 


与信差寒暄道别后,鲶尾立即揣着书信向着审神者的部屋飞奔而去。轻快的脚步落在长廊微凉的木板上,发出一连串急促而不失韵律的跫音。和煦的微风携来少年爽朗的笑声,惊起庭院一片蛙叫虫鸣。


 


“主人,骨喰来信了!”因着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鲶尾没有如往常一般敲门等候,而是直接拉开了部屋的房门。


 


然后,他见到了出乎意料的画面——向来被众刀剑戏称为本丸“拼命三娘”的审神者,竟然趴在勤务桌上睡着了。


 


“所以说,加班太多是不对的。”鲶尾一边在心底如此默想,一边蹑手蹑脚地挪到了勤务桌旁,试图将骨喰的来信轻放在少女身前摊放的本子上,打算给她一个梦醒后的惊喜。


 


可意外从来都是接踵而至,鲶尾怎么也未料到,那展开的本子并非平日里的战事记录。而对于侦查颇高的胁差来说,不经意地一瞥便能精准地捕捉到本子上的两排蝇头小楷:


 


骨喰藤四郎


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


 


转瞬之间,鲶尾明白了,少女也苏醒了。


 


“鲶尾,有什么事吗?”少女眨巴眨巴依旧惺忪的眸子,呢喃的问句仍带有晨雾般的鼻音,双手却分外利索地合上了先前的本子。


 


“骨喰来信了!”


 


少女对梦乡的依依不舍,因为这封信而如春日的薄冰般骤然消融了。


 


“谢谢鲶尾。”少女面上淡然地接过了信件,然后对着鲶尾温柔地笑了笑,“还有其他事吗?”


 


鲶尾立即会意,向少女告了辞,旋即以极快的机动速度向着门外移去。


 


“鲶尾。”当胁差少年行至门口的时候,身后响起一声不轻不重的叹息,于是他回过身,见到少女的唇畔牵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浅笑,“你向来是很懂事的。”


 


“Yes, my lord。鲶尾什么都没有看见。”鲶尾左手抵背,右手抚胸,模仿着少女钟意漫画中的恶魔执事,向着她行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


 


“好的,你退下吧。”许是鲶尾恰到好处的表态令她忍俊不禁,少女恢复了往昔温和的模样。


 


彼时,天际的闲云已被春风悄然带走,而鲶尾也终于得以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主人果然对兄弟……”鲶尾一边思考着先前的一幕,一边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


 


与此同时,勤务室内。


 


“终究被发现了么……果然,喜欢这件事,就算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呢。”


 


少女喃喃自语的声音很轻,带着些微的感慨与心事被揭晓后的释怀。她轻柔地用指腹摩挲着骨喰的来信,却因为心底不知名的悸动而对展信有了一丝怯意。所以她只是将信封轻轻地抵住鼻尖,然后缓缓地合上了双眸。午后的部屋被早春温柔的阳光晕染得刚刚好,她可以一面轻嗅着信纸幽微的淡香,一面放肆地去想念那个有着柔软银发与精致面庞的胁差少年。


 


说来惭愧,都道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可她其实并不怎么记得自己与骨喰的初识了。起初就任审神者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昔日工作经验带来的惯性思维,又可能是就职时铿锵有力的誓言仍响彻耳畔,总之那时的她有且仅有一颗维护历史的雄心。于是在本丸建立后,她先是针对有限的资源进行了短期与长期规划,然后按照既定的策略锻造出了几振刀剑,随后与狐之助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谈。


 


“狐之助,我需要尽快确定首批培养的刀剑,暨第一部队的最终成员。现在已确认的名单为初始打刀加州清光,初锻短刀小夜左文字,政府特批太刀鹤丸国永与太刀小狐丸,以及先前锻造的大太刀石切丸。就刀种而言,我还需要一振胁差。”新任的审神者不苟言笑,认真仔细地审阅着手中的刀账,“目前我们已成功锻造出了两振胁差,我需要你的数据支持。”


 


“大人,您今早锻造的骨喰藤四郎在初始四胁中拥有最优秀的战斗数值,以及能满足日常战斗需求的侦察。”


 


“好的,那就确定是他了。”在研究了骨喰的相关履历后,她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非常有眼力见地为狐之助端上了一碟油豆腐。


 


——那时的自己,就好似一枚普通的齿轮,为时之政府的运作而无休止地转动着。却不明白,一个真正优秀的审神者从来不是依靠数据进行部署,而是用心地去珍惜每一振刀剑并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才能。他们每振刃都是本丸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美好存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的呢?大概是就任满月后的那个黄昏吧。


 


时值岁寒,腊梅开得正好,让本丸凛冽的空气里浮动着一缕暗香。审神者忙完了一日的工作,打算出门晃悠一圈活络筋骨。不知是天降的福泽还是命中的注定,总之她路过了马棚,遇上了平生仅见,最美的笑颜。


 


她依稀记得,那刃名为骨喰藤四郎的胁差少年虽有着秀美无双的面庞,眉宇间却始终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萧索。她料想他应是执着于消失的记忆,也寻思过是否要开导几番,可一想到这份执念缘于百年来的历史沉淀,就觉得自己一个人类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然而此时此刻,本是落寞孤冷的银发少年,唇角竟漾起一抹腼腆的微笑。他轻柔而熟练地拿起宽齿平梳,耐心而细致地梳理着望月一层又一层的鬃毛。少年灵动的眼眸犹如氤氲着缥缈轻烟的紫色湖泊,随着马儿每一声惬意的鸣啼而荡起一圈又一圈温柔的涟漪。


 


“马的眼睛真漂亮啊。”轻轻的一声赞美,让望月骄傲地昂起了头,让骨喰愉快地笑出了声,也让伫立在旁的审神者失了神。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骨喰的笑颜,也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其实从成为付丧神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再只是泠泠寒刃,而是拥有了思想与情感的刀剑男士。而她作为他们的审神者,与他们的相处不该局限于命令与服从。


 


——我可以晓之以理,可以动之以情,甚至或许可以,留住银发少年好看的笑颜。


 


于是她试探着走上前去,温柔地抚上一旁青毛的脖颈,直到青毛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才微微侧头与身旁的银发少年四目相对,“骨喰喜欢马吗?”


 


银发少年认真地点了点头,声音轻柔依旧,“嗯。马,真好。”


 


“是啊,马真好。”少女靠上青毛的面颊,轻轻地蹭了蹭。


 


“……主人,也喜欢马?”银发少年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少女的举动而发生改变,只是眼神中透出一丝疑惑。


 


“是的,我也喜欢马。”少女应答的同时也拾起闲置的平梳为青毛梳理鬃毛,动作十分娴熟,“我们一起帮它们梳洗吧。”


 


——或许我无法帮你寻回丢失的记忆,却可以与你一起创造更多的回忆。不论结果如何,我都想试试,看我能否用未来持之以恒的努力,来治愈滚滚红尘镌刻的愁绪。


 


“……好。”不知是否是期望效应作祟,少女恍然觉得骨喰漂亮紫色眼眸中的清冷似乎淡去了那么几分。


 


从那天起,众刀剑就觉得审神者变了。虽然她还是很拼,却不再是昔日那个一板一眼的巫女,而是逐渐成为了一个珍惜与信赖他们的主君。


 


也是从那天起,骨喰成为了这个本丸的近侍。此外,只要得闲,审神者就会与骨喰一起马当番。因此,本丸开始流传一个传说——望月其实是月老的转世。


 


——


 


回忆至此,少女禁不住笑出了声。此刻胸口涌动的暖意,让她有了打开信封的勇气。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裁开了封皮,从字里行间读取的动容,化作了阳光下的一掬清泪。


 


“取回记忆么……既然是你认定必须要做的事情,那么请不要顾虑地放胆去做吧。”


 


如此,阙如的画面被补全,而你会回到我身边。


 


Chap.2


距离之所以可怕


是因为根本不知道对方是把你想念


还是把你忘记


——审神者


 


当春天随着无意的落花翩然离去,当知了唱起了夏日的第一首奏鸣曲,骨喰的第二封信也来了。那时,审神者正忙着与小夜左文字一起编花环,所以她拜托加州清光替她将信件放在了部屋的勤务桌上。


 


一个时辰前,她陪小夜从本丸的花圃采来了一篮子色彩缤纷的三色堇。小夜说,他想给两个哥哥各做一个漂亮的花环,让他们多笑一笑。少女说,江雪沉静如海,当多用些活泼的黄色花瓣,而宗三柔肠百结,可多取些热情的红色花瓣。


 


小夜赞同地点点头,然后向少女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么紫色花瓣呢?”


 


倏地,有水汽弥漫了她的双眸。她隔着一层朦胧的雾望向小夜手中的紫色花瓣,映出记忆中一双清澈的紫色眼瞳,脑海中顿时就升腾起一个念头——如果是骨喰的话,一定很适合紫色三色堇。


 


“主人?”


 


小夜疑惑的声音将少女纷飞的思绪牵回,她旋即微微抬头,将雾水退回了眼眶深处,“……那就,作为装饰的辅色吧。“


 


“好的。”


 


后来,她与小夜各拿了一个花环,分别递给了江雪和宗三。一如小夜的预想,他见到了哥哥们开心的笑颜。


 


“哥哥喜欢,就好。”小夜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江雪顺势抚上了他微翘的蓝色头发,一旁宗三的唇角也勾勒起一道温柔的弧度。


 


与三兄弟告别后,宗三用一句疑问留下了少女的脚步,“主公知道三色堇的花语吗?”


 


少女回过头,眸子里透着不解与好奇。


 


“思念。”


 


——


 


回到部屋的时候,少女心中缱绻的潮汐仍未平息。于是她背靠着木门,久久垂眸不语。


 


是什么时候开始对银发少年有了剪不断的情愫呢?或许是那次出阵之后吧。


 


她向来不会亲自陪同部队出阵,可那是她第一次参与时之政府组织的联队战,所以她打破了常规。


 


战马嘶鸣,旌旗蔽空,杀阵冲天,刀刃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列阵,利用声东击西的方式攻击!”身为队长的加州清光气宇轩昂,意气风发,赤色的眼瞳燃烧着熊熊烈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似乎是加州授意,骨喰并没有上前,而是守护在审神者身侧。这样的安排,让少女眉头微蹙。


 


“如果我的存在反而牺牲掉了你的战力,那么我宁可不要出现。”言毕,少女抬手起式在身体四周构造了一个灵力护罩,“放心,自保能力我还是有的,骨喰也请尽情地去战斗吧。”


 


银发少年没有多言,只有无条件的信任。原本平静无澜的紫色湖泊忽地就翻卷起惊涛骇浪,那是战士热血沸腾的讯号。于是少年蓦然转身,泠泠的利刃出鞘,凛冽的杀意四起,轻盈的身姿被如水的月华浸没,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与此同时,伫立原处的少女却怔住了。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眸,脑海中一片静白,空余下被风带来的三个短促音节。


 


“喜欢你。”


 


——我……是不是听错了?那个清冷而脱俗的少年,那振落寞而安静的胁差,怎会在此情此景如此热烈如此激动地告白?


 


她当然是听错了,战事结束回到本丸后,见着骨喰一脸淡然的模样,她才回过味来。胁差少年呐喊的不是“喜欢”,而是“突刺”。


 


可为什么,静谧的黑夜忽地升起一束光,“啪”地一声散开绚烂无双的烟花,让原本空空如也的天际划上一道道关于爱情的痕迹。


 


少女单手托腮,望着一旁忙于战后总结的近侍,唇畔勾勒起一弧无奈的苦笑,“这可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


 


“嗯?”银发少年不解其意,抬起头朝她望来,紫色的湖泊倒映出她的身影,有令人沉溺其中的引力。


 


“没什么。”她倏地灵机一动,“骨喰在勤务室安一张床吧。近侍工作繁重,有时难免会忙到深夜,而粟田口部屋刀剑众多,半夜返回怕是会打扰到大家休息,骨喰不如偶尔就在此处休憩?”


 


“好。”银发少年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仿佛这是一件再应该不过的事情。


 


责她假公济私也好,骂她营私舞弊也罢,既陷入了泥沼,就让她沉醉不知归路吧。


 


——


 


一念至此,少女不自觉地望向如今空空荡荡的床榻,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仿佛这样就可以将所有的杂念摒弃。她行至勤务桌旁,拾起了来自远方的第二封信。


 


“真是漫长的旅途啊,原来你已经回到丰臣秀吉的身边了么。只是骨喰,你并不是在那里被火焰吞没的呢……”


 


她知道火焰是银发少年的心结,却不知烈火已是他的梦魇。直到某个需要加班的夜晚,骨喰第一次在勤务室小憩,才让她意识到残存记忆中的熊熊大火,到底在少年心底烧灼出怎样的伤痛。


 


“骨喰,骨喰……”望着银发少年紧锁的眉头与额头涔涔的冷汗,她只能守在他的身侧,一遍又一遍地轻声呼唤。


 


银发少年终于从大片无情的橘红中逃出,缓缓地睁开了紫色双眸,就猝不及防地撞进了她眼底无尽的温柔。


 


“骨喰,还好吗?是噩梦吗?”少女轻柔地拨开他额头上的银色发丝,然后用掌心探了探他的温度。待确认他身体无恙后,她徐徐地舒了一口气。


 


“嗯。唯一记得的,是火焰。火焰,烧毁了我的一切。”少年的情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波动,可她依然从那双紫色清潭的深处捕捉到转瞬即逝的哀伤。


 


于是她抱住了他。


 


她知道,即使将所有的温柔倾付,也无法熄灭记忆中的那场大火。但她至少可以抓住梦醒时分的片刻,用拥抱用言语用任何她能做到的一切告诉他——我在你的身边。


 


“骨喰,有我在,不会再有火焰了。”她如此承诺。


 


听闻此言,又感知到耳边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少年原本紧绷的身躯也逐渐放松了下来。他没有言语,只是将下颚轻轻抵住她的左肩,然后合上了双眼。


 


在安静的拥抱中,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帘外雨声潇潇,汇成了一条小溪,潺潺地流进了彼此的内心。


 


须臾,她有了一个主意,于是放开了他,起身去打开了闲置已久的音响,挑了舒曼的《梦幻曲》。


 


“骨喰,重新躺好,然后听我指令哦。”


 


银发少年不明所以,但也顺从地照做了,耳畔少女的嗓音与流畅的旋律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曲温柔的诗歌。


 


“现在你很放松,很放松。那么,请慢慢闭上眼睛,与呼吸一致,稍微集中一下你的注意力,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一个我们曾一起去过的,美丽的海边。对,那是初夏的清晨,我们站在海边的沙滩上。海水卷起一层层浪花,海浪温柔地打在礁石上,海风拂过你的耳畔。仔细听,集中注意力,你能听到随风传来的海鸟的叫声,听到阵阵渡轮的汽笛声,听到兄弟们的嬉闹声……你感到心旷神怡,所以你躺在了柔软的沙滩上……你感觉皮肤在被轻轻地触摸,细细的沙粒也在按摩你的双脚……现在,我会从一数到二十,请细细品味这份宁静与安详,当我数到二十的时候,你会做一个美梦,你会幸福地睡去……那么,一、二、三……”


 


她大学里读的心理学,掌握简单的催眠诱导语并不是难事,但效果如何取决于对方的信任,而显然,骨喰对她是信赖的。还未数到二十,她已听到银发少年入梦后平缓的呼吸声。


 


“骨喰,晚安。”


 


——


 


回忆戛然而止,而信早已被她翻来覆去地读了好几遍。


 


愿你每日从美梦中醒来。


 


Chap.3


眼睛怀抱的,记忆会随之抚摸


记忆唤醒的,思念会将心做巢


思念落地生根,开出带刺的玫瑰


而你,不久后就会回归


——审神者


 


那时正值落叶悠悠舞的金秋,少女盘算着本丸的耕作收成。凉风袅袅,漫天的枯叶纷飞,忽地就被挡住了视线,让她想起昨晚的噩梦。梦里的骨喰受了很重的伤,让她哭湿了枕头。


 


她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被骨喰发觉魇住时的情形。她撑开了双眼,就坠入了一湾温柔的紫色湖水,涤荡起担忧的微澜。


 


“骨喰,我没事的,一个噩梦而已。”少女唇角上扬,企图用笑容让少年安心。


 


然后,她见着少年慎重地点了点头,接着掏出了她新春时送他的怀表。


 


“骨喰?”


 


“主人,一直都是你帮我,今天我帮你。”银发少年提起怀表的链子,摇晃起半弯的弧度,“请看着怀表的指针,听我说……”


 


不知道骨喰从哪里学来的招式,虽然心底乐开了花,但她并不想拂了他的好意,于是她状若认真地盯着指针,一边偷偷给自己心理暗示。


 


于是,她顺利再次入睡了,梦里的骨喰始终挂着温柔的笑颜,一如她最初愿望中的模样。


 


——


 


回忆就此打住,因为她看到物吉贞宗走了过来。他说,骨喰的第三封信到了。这一次少女没有丝毫犹豫,迅速地打开了信封。她需要立即确认,她的胁差少年平安无事。


 


“是么,你已经找到真相了吗?”读到前几行,少女的心情尚算平稳,可到了文末,她明亮的双眸倏地就落下两行清泪。


 


骨喰如是写道,“现在我有主人,也有兄弟和同伴。已经没有必要再执着于过去。差不多,我就要回来了。”


 


“他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少女欣喜若狂地抓住一旁的物吉,边哭边笑,“物吉你知道吗?骨喰要回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物吉有些无奈地顺从着自家主人难得的痴癫,想必,这就是所谓的思之如狂吧。


 


——


 


“骨喰藤四郎参上。现在将会为你而使用这份力量。”


 


记忆中的少年于冬日的雪夜归来。银色的头发柔软如常,精致的面容秀美依旧,但那双令人沉沦的紫色湖泊已褪去了最初的清冷,而添了几分属于少年的炽热温度。


 


“骨喰,欢迎回来。”少女白皙的面颊浮上了一朵红晕,“我有话想对你说。”


 


“嗯?”银发少年的眸子一如既往地透出一丝疑惑。


 


却见少女俏皮一笑,用指尖戳了戳他的眉心,“突刺。”


 


“诶?”骨喰一头雾水。


 


“突刺,那是你说的。”少女眼中的笑意却更深了,“喜欢,这是我说的。”


 


她第一次发觉,原来他的脸可以那样红。于是她禁不住笑出了声,却不知自己眉眼弯弯的模样同样倾了他的城。


 


所以她立即被揽入了一个温柔的怀抱,少年青涩的吻带着柠檬一般的清新,轻轻的鼻息宛如夜中幽兰,相依的唇齿让彼此恍若坠入沉沉的梦境,直待月落晓星。


 


“喜欢你。”


 


这一回,她没有听错。以及,她终于成功留住了银发少年的笑颜。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END


——


感谢诸君看到这里,为你们比心心。


在LOF阅读量骤减的日子里,感恩你们的每一次小心心与小蓝手。


当然,更加盼望你们的回复,每一条评论都是天使的话语。


最后,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