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d

吃腐但不会产
堆图的地方

独宠骨喰哦
会超级缓慢的更新
有婶设,婶婶名:寂以
励志想产糖却满脑子刀子

骨喰粘土人是什么可爱爆炸的玩意,爱了

我永远爱姽婳小姐姐(笔芯

姽嫿君:

给 @lucid 的小甜饼摸鱼

大概是现pa的某个黄昏。
有婶,是个深蓝侧扎头发的傻孩子。

讲个鬼故事,
国庆假要没了/狗头。

【骨喰婶】十号台风 R

大概是这神奇的过程……

起因只是某个被山竹台风困在高楼的婶婶无聊看雨然后突然被挚爱的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突然投喂。(然后两个新手就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学车开车之路。文章是两个人一块写的,石墨是云小姐姐开的。

————————————————

审神者并不讨厌台风。

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有些喜欢的。名为“山竹”的十号风球就像是拥有“强制放假”能力的炽天使,虽然脾气火爆了一点,但总归还是拯救了工作繁忙的她,得以偷得几日闲暇。

十号风球来袭的时候,世界是以窗户为界而割裂开来的。窗外狂风呼啸,暴雨倾盆;而窗内一片祥和,静默如常。这样的分裂是她所喜欢的,那未曾间断的暴雨带走连日的燥热让室温逐渐变得空灵冰凉……她捧着一杯热可可坐在窗台边,望着模糊不清的、往日熟悉的景象皆被瓢泼的雨覆盖,用手试图接住玻璃上如雨帘般快速滑落的水珠。逐渐心情也如这飘忽不定的世界一般隐隐感到寂寞,恍若她并不属于这里的此间此刻。狂风暴雨的人间不欢迎她,万籁俱寂的过去也忘记了她。

回过神来,因冷气冰凉的手指已经在浮起薄雾的玻璃上写下了他的姓名。

“骨喰藤四郎”

说实话,这不是一个温柔的名字。若是单纯的顾名思义,甚至或许会让人感到一股森森的寒意。可就是这个名字,偏偏属于她所深爱的那个温柔的银发少年。然而这样的反差却是她所钟意的,就像她爱他清冷如千山雪的模样,也爱他沉沦于爱河时眼里流泻的欲望。

“骨喰的淡漠是属于众生的,但骨喰的热情是只属于我的。”

这一认知,无论多少次意识到,她还是会如同初次知晓时一般,面颊红得发烫。

恣意的台风把天空洗條得惨白,继而也让人心变得阴晴不定。潮湿的空气里藏有几分暧昧,让压抑的渴望在黯淡的房间里逐渐膨胀。审神者没有开灯,她故意把自己藏在窗帘所遮蔽的阴影里,仿佛这样就可以藏匿自己内心满溢的寂寞一般。

“嘎吱”的声音在单一的哗哗雨声中显得格外突兀。部屋的木门被缓缓拉开,走进来的少年有着一头柔软的银色短发与一双漂亮得宛如紫玉髓一般的眸子。

清冷的银发少年轻易地就识破了审神者的小把戏,捕捉到阴影里少女落寞的身影与她回眸微微讶异的眼神。他望见窗户上尚未晕开的自己的名字,心脏兀地像是被无形的纤手握紧了。原本毫无章法的落雨敲窗的嘀嗒声,在此刻听来忽如缠缠绵绵的邀请,滴滴答答地汇成了一涓细流,自左胸口流淌至全身的血脉里,细水如潮。

于是他徐徐走到她身边,轻柔地取走了她手中已经见底的马克杯,放在窗台一旁的玻璃桌上,发出“咔嗒”的清脆响声。

就着窗外凛冽的风声,他忽然回过身来,一言不发地抬起了她的下颌,给了她一个绵长而温柔的亲吻。他能够尝到她唇齿间残留的可可香,一种甜腻的感觉自舌尖蔓延开来,惊醒了他心底所禁锢的困兽。十号风球缓缓地迁徙过境,他的吻随着空气里不断上升的湿度而逐渐变了味,温柔的摩挲由着相依的唇舌而逐渐失了控。他不由自主地扶住她纤细的腰肢,开始品尝这一份雨幕下的甜美,就像是昔日每一个寂静而甘甜的夜晚一般。

“这样,可以杀死她的寂寞吗?”

骨喰在心底诘问道,却没有问出口,因为她热情的回应已是最好的答案。

屋外的呼啸的狂风依然没有停息,只是吹乱了入骨相思所酝酿的一池春水。

*
…………………………

后文戳下面↓

十号台风


新手开车表示见笑了,真心感谢每个人心心和蓝手!

(过程真的十分感谢云了,居然把别人人生第一篇车骗了过来luc何德何能呜呜呜(害羞//////捂脸)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一块填的问卷!
是云邀请我一块填的!带着我俩的发散性思维哈哈哈哈哈让大家见笑了!
(疯狂互夸的问卷海星,认识云真的是入坑的一大幸事!mua一口云!吹爆云owo!

迟了一个多月的极化贺图bushi
给云小姐姐的!被被握住的手是云哦哈哈哈哈!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认识小姐姐真的三生有幸!云她超好说话了,而且写的文笔巨细腻
能和大家一起见证被被的蜕变成长真的是件很好的事啊

(草稿两三天画完然后上色……上色上了一个月QwQ…………不过这图真的是我这个画渣的新挑战了,谢谢大家笔芯

【骨喰婶】日落日出

安详吃粮,orz,第一次被人写正剧,被人喜欢自家还没怎么出来溜达过的婶婶,可以说对我是个很大的鼓励,遇见云小姐姐是我入坑来最幸运的事情之一了,表白小姐姐!

一朵含水量不超标的闲云:

*欠 @lucid 已久的债,感谢她在我最黑暗的时刻一直的陪伴


*七夕节摸鱼的小甜饼


*BGM《日落日出》


*刀乙女全站目录




Chap.1 日落


——好的爱情,是你通过一个人看到整个星辰大海。




是夜,星点点,月团团。青蛙咕咚一声跳入池塘,惊起一片夏虫吟唱。夜雨过后的盛夏褪去了白日的炎热,空气里浮动着雨后青草的清香,审神者牵着骨喰来到屋顶,一人一刃并排坐着仰望星空。




彼时刚过了乞巧祭,骨喰很认真地用浅显易懂的语言为少女讲解着如何辨认星座。少女顺着他手指勾勒的方向望去,秀美微蹙,似是为自己贫乏的想象力懊恼,“骨喰,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些星星串起来怎么就是一只天鹰和一座天琴,也就北斗七星看起来真是把勺子。”




一番话惹得骨喰不禁“扑哧”笑出了声,他微微侧过头,凝望着少女眼中闪烁的星光,忽地就觉得有一股不知名的东西自心底升腾而起,甜得他宛若含了一颗金平糖。他想,比起漫天的星辰,他果然还是更喜欢少女灿若星辰的笑容。




他忆起自己刚刚具现的时候,总是与她保持距离。不是不曾幻想过彼此的未来,可他也执着于失去的过去。遗失了过往的本我,记忆里只残留着熊熊烈火,该如何回应她的亲近与触碰?他没有想通,所以他避而不见。谁知命运的手轻抚了彼此眼中的渚汐,他依稀记得自己某日路过马棚,遥遥望见少女轻柔而细心地替小云雀梳理鬃毛。她身上有一种纯净和无邪,几乎是令人仓皇失措地混合了温柔的成熟和孩子般的纯真,打动了他岑寂的心。




于是他也走上前去,默默地拿起平梳为鹿毛梳理鬃毛。那时,他不敢侧头看她,只好通过鹿毛明亮的双眸窥见到她惊喜的神情。




“马的眼睛真漂亮啊。”他口头上如是感慨着,心底却无关己愿地响起一个声音。




主人的眼睛真漂亮啊。




——“骨喰,所以银河两侧最明亮的那两颗星,就是牛郎星与织女星吗?”少女轻柔的嗓音将骨喰纷飞的神思拉了回来,他怔忡了一瞬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少女若有所失地凝眸遥望星空,眉宇间萦绕着一缕忧愁,“不被祝福的爱情,倾付漫长的相思去换一年一度的相守吗……”




骨喰没有接下她的话题,只是无声地牵起她的手,并与她十指相扣。




许是感知到恋人静谧的安慰,少女侧过头望向倾慕的银发少年,恢复了往昔明媚的笑靥,“说起来,日本的七夕节和中国的很不一样呢。”




“嗯?”骨喰犹自记得七月七日乞巧祭那天少女身着粉色浴衣的模样。那时的他心跳和气息都乱了节拍,只好傻傻地跟着她的身后,望着她窈窕的身姿在眼前摇晃。她拖着他做了许多颜色各异的带绳纸签,领着本丸的刀剑们在签上许愿,然后将一张张心意系在竹枝上。当短刀们徐徐将挂满祝愿的竹枝放进河流的时候,她忽然回过头在他面颊上偷偷啄了一下,甜蜜得令他晕眩,舍不得当日再洗脸。




“我们是过农历七月初七,而非新历七月七日。另外,因为牛郎与织女的爱情故事,所以他们鹊桥相会的这一天也成了天下有情人相会的日子。所以,中国的七夕节就是情人节哦。”少女微笑着解释着,描绘着记忆里七夕的盛况,“会有玫瑰和巧克力,满城都洋溢着甜蜜的气息。”




“原来如此。”安静的银发少年没有多言,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将少女揽入怀中。




Chap.2 日出


——知道我为何那么喜欢阳光?因为我爱阳光底下的他。




当天际泛起黎明的微光,又到了每日的工作时间。




维护历史的工作是沉重而忙碌的,尤其是特殊历史时期的战役打响的时候,审神者勤务桌上的文书总是堆积如山,而身为第一部队队长的骨喰则领兵奔波于各大战场,相处的时间被繁重的任务压榨到所剩无几。




所幸的是,自从确认恋爱关系以后,骨喰无论白日里如何繁忙,都会借故与审神者见上一面。不约自来,一个吻就离开。或许仓促,或许匆忙,但这样日常里的小确幸,总是让少女感动不已。




比如此刻,疲倦了半日,挤出战场交替一分钟的喘息而获得的拥抱。




埋首于银发少年的肩窝,少女总是会回忆起骨喰尚未出门修行前的模样。那时的少年清冷而疏远,拒绝她的亲近与触碰,让她好长一段时间以为,历史尘埃下丢失的记忆禁锢了少年的心灵。而她区区一介人类,怎可能与时间的洪流相抗衡,又怎可能去治愈百年遗留的伤痕。所以她破罐子破摔地把他那句“别管我”当了真,虽然心被刺得隐隐作痛,但也未曾想过去改变。




直到骨喰初次负伤的那天,她匆匆赶到他的身边,只见胁差少年低垂着眼眸,原本柔软的银发沾染上猩红的血液,手臂与双腿被利刃划出几道清晰可怖的伤口,顿时眼眶就浮起一层濛濛的水雾,“骨喰,对不起……”




本来并未期待得到他的回应,不料银发少年突然开口,清朗的嗓音宛如流淌于山间的潺潺泉水,“若是伤势严重到令您挂念,那就请为我修理吧。”




于是她抹去眼角的泪花,轻咬着下唇,牵起他的手就往手入室行去。那是骨喰第一次没有拒绝她的触碰,虽然与他当时的伤势有关,但已给予她足够的勇气去尝试走进他的内心。她想赌一把,赌上所有的温柔是否可以换他一个笑容。




后来某一天,骨喰告诉她曾经拒绝的理由,“你的温柔,让我感到很痛……痛,会让我隐约回想起过去。不过现在不同了——”胁差少年白皙的面颊倏地就浮上一层浅淡的粉红色,“马被摸就会觉得高兴。就像我一样。”




如此回答,令她禁不住笑出了声。




——“在想什么?这样开心。”胁差少年用一记落在眉心的浅吻唤回了少女神游的思绪。




少女端详着骨喰被阳光亲吻的秀美容颜,眼中流泻出无尽的绵绵情意。




“在想你呀。”




Chap.3 七夕


——我手上的爱情线、生命线和事业线,都是你的名字拼成的。




在日本七夕祭过去一月又一旬后的农历七夕当日,少女伫立在部屋门口,怔怔地望着廊外庭院中央手捧玫瑰花束的银发少年,脑海倏地只余下一片静白。




骨喰徐徐向她走来,唇畔牵起一抹温柔浅笑,澄澈的紫色湖泊漾起缱绻的微澜之后,完整地映出少女娇羞的面庞,“主,七夕情人节快乐。”




“骨喰……”少女的嗓音轻微地颤动着,呢喃着恋人的姓名。她愣怔着接过银发少年递来的爱慕之花,心海里涌动的潮汐化作晨曦下的一掬清泪。




她一直以为,她喜欢他是寂静的。她总是在他的沉默中安静无声,并且借着他的沉默与他说话。他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他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然而此时此刻,他流转的眼波宛如被微风吹皱的一池春水,火红的热情犹如绚烂的夏花,令她怦然心动。骨喰藤四郎的眼里全是她一人,而她会沉醉不知归路。




彼时,初晨的阳光透过梧桐树叶的罅隙洒下点点光斑,笼罩着在树下相拥而吻的一人一刃。流动的光影随着清风轻轻地摇曳,枝头的喜鹊唱起幸福的歌谣。




当墨一般的夜幕铺满天空,当点点流萤在草丛间盘旋起舞,骨喰牵着少女再一次来到屋顶,相依相偎地仰望着满天星河。




“骨喰,银河如此宽广,牛郎和织女真的可以鹊桥相会吗?”少女出神地凝望着银河两侧明亮的双星,轻柔的喃喃低语带着点醉人的鼻音。




“不知道。”银发少年一面诚实地回答,一面不经意地往少女嘴里塞了一颗巧克力,“不过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银河前,阳光下,无论日落日出都要伴你左右。




约定好了。




END


————————


感谢小天使看到这里,为你们比心心。


在LOF阅读量骤减的日子里,感恩你们的每一次小心心与小蓝手。


当然,更加盼望你们的回复,每一条评论都是天使的话语。


最后,希望lucid喜欢>///<

今天是审神者一周年呢,远征放假不出战呆本丸内番……呃这个你们还是得做,哼唧

虽然说是一周年贺图其实是和婶婶浴衣一起去夏日祭……另外还有婶婶的单图(卡上色ing……后面几天会补的。
眼睛里映照的是紫色的烟火……但是很不明显就是了……

怎么说还是挺开心的,想想一年前那个一脸懵逼玩本丸的自己傻傻的可爱极了,然后遇上了骨喰藤四郎,怎么想都是那个刚刚玩的自己无法想象的事情。此时此刻很安心今后能够继续有他陪伴。
   ——备前国的117级审神者,不是很能肝,也没有全刀帐什么的,挺普通的一个本丸。

图也是参加乙女群夏日祭活动的产物,群里大佬多balabala稍微安利安利一下,群名在tag。

感谢嘉年的水彩画啊啊啊啊啊啊!嘉年的画风超级可爱有木有,看到画水彩真的倍感亲切!
结婚照什么的(脸红……明明是泳衣paly啊啊!

(有谁记得我一开始更图都是水彩的喵)拍飞)醒醒现在你的水彩快发毛了qwq

嘉年🌸:

是   @lucid 家的寂以和骨头!是结婚照没错了,依旧泳装pa,手拉手的动作来自亲妈!
luc小姐姐超可爱的www
因为不会画背景,就...随便糊了个沙滩......(摸良心)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